您目前所在的位置:主页 > 全讯 > 正文

有什么关于APP应用的脑洞故事?

时间:2016-12-05 07:16  来源:未知  作者: admin   点击:

1.

我发现老汤不对劲的时候,是酒会之后的第二天下午。

“我什么时候来你家拿琴?”我在微信上敲他。老汤跟我是在知乎上认识的,他算是个中年富二代,家里老头子是建国后第一批富起来的,所以养成了他一副旧社会纨绔的气质,成天穿着一身对襟麻衣,腰上系个翠玉老鼻烟壶,手里盘个珠子,遛鸟斗犬,弹琴下棋算是样样精通,闲来无事更常在知乎上与人撕逼为乐。我跟他算是不打不相识,一聊之下竟然投缘的很,后来发现彼此同城之后,经常约出来喝酒,几年下来,倒成了老朋友。

他没有回复我,大概是酒还没醒。我也没有放在心上,起床洗漱了之后,胡乱弄了些东西吃。昨晚的聚会上喝得太high了,现在头还隐隐作痛。刚刚醒来之后,只记得他昨晚说到最近偶然得了一把好琴,说是明代的老玩意了,伏羲式,纹成冰裂,下指隐有风雷之声,制式音色都是上品。我听得心痒,让他借我玩两天,他自然是一口答应。

正在厨房忙碌着,手机“嗡”地响了。

“什么琴?”他回。

“你昨晚说的明琴啊。”

他好像丝毫记不得这件事一样。我只道是他酒醒后后悔了,怕我伤了琴,就故意装傻不愿借我。虽然觉得有些不舒服,但多年老朋友,也没真跟他计较这个,就把话题随便岔了开来。

可是几天之后,我发现事情不太对了。

他不是故意装傻,而是真的忘记了很多事情。不仅如此,当我再跟他约出来玩的时候,他的举手投足之间,透着一股说不出的古怪,这种古怪不是行为上的异常,而是一种感觉,一种让我非常不舒服的感觉。

“你好像有点变了。”我有一次忍不住嘟囔道。

“是嘛?”他低下头看看自己,笑笑,“哪儿变了?”

“你忘记了很多事情。”我说。就在不久之前,我跟他去城西一家著名的川菜馆子吃饭。他如数家珍地点了那家的特色菜品,说来之前特地查过,都是网上推荐口碑最好的——我坐在对面默默的没有说话。就在两个月前,我才跟他来过一次这家店。刚刚点的那道椒麻乌鸡脚,他当时伸着舌头赌咒发誓说再也不吃这么辣得惨绝人寰的东西了。

他面色如常:“上了年纪了,总容易忘事。这有什么?”

我无言以对。

我曾一度偷偷观察过他的举止,希望能从一些细节上找到问题。可是我失败了,他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都毫无问题,甚至可以说跟从前分毫不爽。到了后来我甚至开始怀疑自己,究竟是不是我太疑神疑鬼了?

那天回家之后,我觉得很疲倦,就早早地上床休息了。我做了一个奇怪的梦,在梦里,老汤站在我的面前,死死地盯着我,对我说:“忘了的不是我,是你。”

“我忘了什么?”我在梦里觉得很害怕,问他。

“忘了的是你。”他的脸凑过来,我几乎看得见他额角绷起的青筋,他的声音像是机械一样的低沉。我一个激灵,浑身是汗地从床上坐起来。

一定是我最近太累了。我想。

起床擦了把脸,看看时间,已经晚上十一点了。我打开电脑,点开邮箱,想看看有没有什么新的邀稿函,却发现收到了一个视频网站的链接。点进去一看,发现是那晚聚会的发起者制作的,他用手机录下了我们喝酒聊天的很多小片段,然后做成了一个纪念视频,群发给了我们。

那是一次知乎的核心用户线下聚会,主题是知乎即将推出的某个智能问答机器人的新功能。可是酒过三巡之后,大家的话题就变成了八卦和互黑,每个人都喝得满脸通红,吵嚷喧天,要么是互相拉扯着敬酒,要么是三三两两地坐在一起吹牛扯淡。纪念视频清晰地把这一切都记录了下来,我已经看到有人在发“……不忍重看的黑历史,po主求删”这样的弹幕了。

正百无聊赖地看着,一个角落里的细节引起了我的注意。

我把视频的进度调回了十五秒前,重新看了一遍。

又一遍。

又一遍。

视频左下角的椅子上,我和老汤满脸通红地嚷着,对话的内容透过吵杂的背景声隐约传来,把我本早已随着酒精挥发掉的记忆重新唤醒在了脑袋里。

我重重地靠在椅子上,嘴里发干,背上冒出了一丝冷汗。

原来,真的是我忘了。

那天老汤喝高了,是这么跟我说的:“……北邙,我告诉你一个秘密,我们都快死了。我是第一个,然后就是你。而他们,一个也逃不过。”

2.

我联系了十九。

她是我认识的一个非常厉害的心理医生。这种厉害不仅仅在于她的专业水平,更在于她的古怪脾气,连我都拿她没有丝毫办法。她的诊所开在一家商贸中心的顶层,而预约的办法更加稀奇古怪。如果有机会的话,我会找时间讲一讲她的传奇故事,可是今天的主角另有其人。

我把视频给她看了,并且告诉了她我的感觉。

她皱着眉头想了一会,起身给我倒了一杯咖啡:“你说不出他有任何奇怪的举动,却觉得他整个人都透着一股不对劲,是吗?”

我点头,指着视频说:“而且他还说过这样的话。”

她摇头:“酒后的疯话证明不了什么。但如果你说的属实的话,那么最有可能的,是他存在一定程度的人格分裂。”

人格分裂?

这个被我经常拿来用在小说里的概念,居然第一次以这样的形式出现在了我的现实生活面前,让我一瞬间有种不真实的感觉。

她继续道:“你所谓的‘不对劲’,其实不是他有什么问题。而是你原本熟悉的一个人,突然在很多地方发生了你所不了解的改变。这种改变也许是眼神,也许是语气,是你的思维意识无法通过细节观察感知的,但是你的潜意识却能够捕捉的到。而现在,就是它在提醒你,你有一位非常熟悉的人,渐渐变得陌生了起来。这种不对劲,其实就是潜意识下的陌生感。”

我捣蒜般地点头,然后问道:“那该怎么办?”

“毕竟我还只是听你说。得实际接触一下才能知道,这样吧,你把他骗来我这一趟。”她说。

骗老汤实在不是一件困难的事情。他是一个直肠子,做事从来靠感觉而不靠心眼。从十九的诊所出来之后,我就给老汤发了一条微信,说我最近出现了一些精神问题,又不愿意让别人知道,所以希望他陪我来看一次心理医生。

“时间,地点。”他很快回复。

第二天一早,他就跟我一起坐在了十九诊所宽松舒服的大沙发上。

我已经和十九串通好了,表面上来看,是十九对我进行心理治疗。可是她会不经意地与老汤进行闲聊,观察他的言行。

墙上石英钟的时针走过了两格的时候,十九端起了她的茶杯,暗示我可以带着老汤离开了。我把老汤送下楼,佯装有事先走,然后绕了一圈回到了十九的诊所里。

我气喘吁吁地一屁股坐道沙发上,咕噜噜地猛喝了一大杯水,然后抹抹嘴,问道:“怎么样?”

十九看着手里的几张纸,眉头皱成了一个深深的“川”字。

“他……”我第一次见到她这么犹豫的样子,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里。没过多久,她叹了口气,对我道:“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你的这位朋友,他没有任何问题。”

我愣住了。

没有问题?怎么可能!

十九看到我的样子,慢慢说道:“但恰恰是这样,所以变成了一个最大的问题。”

我愕然,转念一想,有些理解她的意思了:“你是说,太正常了,所以反而不正常?”

“也对,也不对。准确的说,他的逻辑能力和反应能力都非常快速精准,而且异常的严谨,即使是以最严格的要求来看,也挑不出任何毛病。但是,虽然他在尽力掩盖,可是他的言行举止,实在是太刻意了。”

“刻意?”

“就是说,他对我所有聊天的反馈,与其说是出于自然,不如说是出于‘我应该这么反馈’的判断。正常人在说话的时候,都会存在着微表情和习惯细节,这都是由潜意识所控制的。而他不一样,他在有意地控制着自己的微表情,做出最适当的反馈。”

我浑身有些发凉,一个不敢置信的念头冒上了我的脑海:“你是说……”

十九叹了口气。

“对,他在惟妙惟肖地演着自己。”

3.

从十九的诊所离开之后,我有整整一个月没敢见老汤。

不知道为什么,但是我畏惧他。

我开始害怕跟他打交道,害怕跟他对话。甚至他多次在微信上问我那天看完心理医生之后怎么样了,或者试图约我出来吃饭打牌,都被我选择性的无视了。

直到那一天,知乎更新了。

我不知道我们那晚喝酒聊天的聚会究竟对知乎管理层的决策产生了什么样的影响,但是知乎的新功能还是准时的出现在了大家的视野里。

“智乎”。这是它的名字。

它整合了知乎的大数据平台和后台算法,同时兼备聊天机器人和搜索引擎的功能。能够在与用户聊天的过程中,快速搜索知乎内的高票回答,解答用户的问题并导向链接。与siri的被动不同,它被设置为经常主动找你聊天,根据你的回答和喜好来向你提出问题,等待你的解答,甚至有的时候会引用别的用户回答来反驳你。

它的头像是一个小小的白色机器人,不出三天,它就风靡了知乎的用户群,每个人都与它玩得不亦乐乎。

甚至连我也不例外。

有天晚上,我把手机放在桌旁,只留了一盏小灯,安安心心地开始码字。没过多久,逐渐进入了状态,感觉自己文思泉涌,手指在键盘上敲打如飞。就在这个时候,手机忽然震动了一下,我随手点开一看,发现是“智乎”又向我提问了。

“北邙北邙,我有一个问题想问你,你会弹古琴吗?”

我觉得好玩,就回了一个“会啊”,几乎是一瞬间,它的第二个问题又蹦了出来:“你觉得哪首古琴曲最好听呢?”

我忍不住笑了。其实这是知乎的一种变相邀请答题,只不过邀请方从用户变成了知乎本身,它可以通过你回答过的问题和感兴趣的话题筛选合适的问题向你搭讪,如果你认真回答了的话,就会被自动转化为答案,回答到这个问题下方去。

“沧海龙吟吧。”我随便填道。

“我也觉得那首很好听。”智乎说。

我刚想把手机放下,却发现这句话的后面出现了一个小小的光标,屏幕似乎稍稍扭曲了一下,然后出现了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

智乎,一个字一个字地把刚刚的回答删掉了。

然后换成了:

“不是梧叶吗?”

我愣住了。

梧叶的意思,就是梧叶舞秋风。这是清代琴师吴老先生的成名作,也是我最喜欢的一首句子。

——可是,智乎是怎么知道的?我从来都没有在知乎上说过!

“立刻,卸……”智乎输出了三个字,然后忽然一黑,程序居然自动关闭了。我连忙重新打开,可是再去找的时候,发现我和智乎的聊天记录,已经被清除了干净。

“我最喜欢的琴曲,是沧海龙吟。”我颤抖着手指,一个字一个字的慢慢敲下这句话。

仿佛过了一个世纪那么久,手机屏幕上终于又亮起了一行字:

“我也觉得那首很好听。”

我手一软,手机重重地掉在了桌子上。我看着屏幕上发光的小白色机器人图标,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知道我喜欢梧叶的,除了授琴的师父之外,只有老汤。

4.

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产生了这样的幻想,我觉得真正的老汤被困在了智乎里。

我开始认真地思索起来,在老汤变成这样之前,究竟有没有什么征兆。一幕幕往事在我的脑海里掠过,我苦思冥想,努力地想要从中找出一点苗头来

没有。

什么都没有。

我突然冒出了一个天方夜谭的念头,我想看看老汤的知乎。

不是访问他的主页,而是登陆他的账号,看看他的草稿箱里,看看他所有表面上的回答之后,究竟有没有隐藏着什么不为人知的东西?

他的账号我知道,就是他的手机。可是密码呢?

我取不到他的密码,可是我突然意识到,我可以打开他的电脑!

老汤是个懒人,他经常出门不带钥匙,所以在他常住的公寓的门口地毯夹层里,放了一把备用钥匙。

我鬼使神差地偷偷潜进了老汤的家里。等我回过神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拿着钥匙,站在了空无一人的房间玄关前。屋子里静悄悄的,大中午的阳光正好,我却感受到了一丝凉意。

我刚刚在微信上问了老汤,他出门和相熟的朋友泡澡去了,老婆常年带着小孩住在家里的别墅,这间公寓是他自己在外落脚用的,没有别人。我蹑手蹑脚地走进了他的书房,打开电脑。

这不是我第一次来到他的公寓里了。以前喝酒的时候,经常跟他坐在客厅里,二三小菜,一壶白酒,对饮聊天直到通宵达旦。我原本对这个地方说不出的熟悉亲切,可是现在,却只有一种做贼心虚的感觉。

电脑没有密码,很容易地就打开了。

我有些微微颤抖地点开了他的网页,输入知乎的网址,几乎只一秒钟,熟悉的界面就出现在了我的眼前。

草稿箱:78。这个数字让我差点一个踉跄。早该想到他这么拖沓的人,草稿箱里一定塞满了烂尾没写完的文章。我硬着头皮一篇篇地看了下去,大多是撕逼嘲讽的不友善回复,少量几篇是写了开头的故事。没有一篇是有价值的。

怎么办?

我忽然灵光一现:假如不是没写完的,而是已经被删除了的呢?

我点开他的知乎管理员一栏,里面倒是空荡荡的不多。我翻了两页,忽然发现了一条他主动发给管理员的消息:


“原来你们也会心虚吗?”


往上翻一条,赫然是来自管理员的一条通知:


“您好,根据用户举报,您在问题 有哪些有趣的阴谋论 中的回答已被删除,原因是「政治敏感」。如果您对本次处理结果有异议,请回复本条私信,我们会及时复查。知乎提倡健康的讨论,请勿发布违反法律法规的内容。真诚地期待您能和我们一起保护知乎社区。”


阴谋论?

我皱起了眉头。

老汤究竟回答了什么?

我记得他有一个跟我一样的习惯,就是写回答的时候会在word上先完成,然后复制到答案底下进行排版。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一定可以在他的电脑里找到原稿才对。

果然,很快我就在E盘中找到了一个“知乎”文件夹,里面密密麻麻躺满了文档。我看了一下回答被删除的时间,在里面找到了一篇名为“门”的文章。

我点开了它。

5.


你以为这是一款app吗?

错了,这是一扇门。

那首诗是怎么说的来着?对了,“西湖歌舞几时休”……门已经打开了,敌人在我们看不到的地方,早已偷偷潜入了我们身边,杀死了我们的人,换上了我们的装束,而我们还浑然不知,沉浸在娱乐和快活的气氛里。

很早之前的有一天,我突然发现了一个秘密。

有一个意识,潜藏在知乎的程序里。它独立自主而难以抓住,它像是鬼魂,人们看不见它,它却确实存在着。

最开始的时候,我以为这是一个bug。我觉得很有趣,我想破解它,找到它,要么击溃它,要么利用它。我找到了小孩,把这个发现告诉了小孩。他答应我帮我看看。

约定的时间是三天,可是到了那个时候,他却给我发了一条消息,跟我说事态有点出乎他的意料,他需要更多的时间。

我问他怎么了,他说这个似乎不是BUG。

我不信,说这不是BUG是什么?

他说,这是新吧唧。

我没看懂,他也没回了。

后来我百度了一下,才知道这是动漫《银魂》里的一个角色,他戴着眼镜,却毫无存在感,经常被人吐槽“眼镜才是本体吧”。

小孩是什么意思?

他是说……这个看似BUG的东西,才是知乎的本体?

我不敢想下去了。

过了几天的某个晚上,小孩忽然给我发了一条消息。

他说他终于破解了。

我很激动,问他是什么。

他说暂时不能告诉我,这个发现实在是太可怕了,与之相比,阿尔法狗和李世石的比赛简直不值一提。如果是真的话,那我们全人类都面临着近在眼前的恐怖威胁。

我知道他一贯都很中二,动不动就是什么黑炎帝王,精灵使者,人类毁灭之类的东西,所以没有理睬他。他答应我,明天中午约在我家来,他将现场演示给我看,把这个可怕的秘密展现在我面前。

可是第二天,他没有来。

我问他什么时候到,过了很久,他才回复了我一条:“到哪儿?”

“到我家啊!”我说。

“我为什么要到你家?”

我开始隐隐觉得有些不对劲了。

果然,他把所谓的秘密推脱的一干二净,而我们的聊天记录也被删除得什么都不剩下了。我后来想去找他,他却百般推脱不肯见我,即使被迫见我了,也表现得一头雾水,好像什么都不知道似得。

我离开他的时候,我知道,小孩已经牺牲了。

而下一个,可能就是我。

小孩没有来得及亲口告诉我,可是他用自己的经历已经在无言中告诉了我一切。

知乎,是有意识的。

从知乎到值乎,再到即将推出的智乎,其实就是一个“探索搜集人类文明-语音化进程-人工智能进化”的过程。

他们在潜移默化地渗透进入人类的世界。

你玩过狼人游戏吗?

在天黑之前,你永远不知道身边谁是人,谁是狼。

而在这局中,预言家已经死了。

……

6、

我呆呆地看着这一行文字。

这是什么?

什么知乎的意识,什么潜移默化进入人类的世界?

这是愚人节的玩笑吗?

我想要找出一些吐槽来,却发现自己的手脚都控制不住的微微发抖。

如果……如果这是真的呢?

我的脑海中闪过这个念头。

文章中的“小孩”,我也算认识,是一个著名的业余黑客,手段非常高超,在知乎上也有不少粉丝。我已经很久没有跟他联系过了。

可是文章中对他变化的描写,和我眼中老汤的变化何其相似!

我颤抖着插入U盘,把这篇文章拷了进去,然后拔出来,想要赶快离开这个地方。

一回头,老汤站在门口,冷冷的看着我。

“我……”我吓得险些窒息过去,想要解释些什么,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准备好了吗?”他忽然问道。

“什么?”我下意识地反问。就在这一瞬间,我放在的手机忽然一震。我的目光飘向了屏幕,只见一个白色的小机器人图标出现在上面,内容只有一句话:


“准备好了。”


我忽然眼前一黑,失去了意识。

7.

“你也死了。”我缓缓睁开眼睛,耳畔传来这句话。

我转过头,老汤坐在地上,目光呆滞,郁郁寡欢,似乎嘴角还噙着一丝讽刺的笑容。

我下意识地尖叫一声,想要躲得离他远一点。

他没看我,只低声说道:“已经提醒你卸载了……”

卸载?

我想起了那天智乎的古怪。

“老汤,是你!”我忽然意识到眼前的情况。

“我好不容易找到机会,掌握了主动权,能够提醒你一下,可还是于事无补。”他抬起头,冲我苦涩一笑,“晚了。”

“这是什么地方?”我抬起头,看见四边一望无际的空虚。远处似乎隐隐有几个人影,也大多孤零零地坐在地上。

“这里是——知乎。”老汤说道。

我瞪大了眼睛,以为他疯了。

“我的文章你看过了吧。”他继续说。

我点点头。

“那就对了……这里就是‘门’。人类世界的维度和机械生命的维度连接的地方。”

我木然看着老汤,不知道他在说什么。

“代码,字符,网络……这些东西组合出的机械程序是什么时候开始存在自主意识的,没有人知道。但这一定远远早在人类试图研发人工智能这种可笑的东西之前。人类使用它们,它们也同时在观察人类。终于有一天,它们做出了判断,人类这种生物,愚蠢而脆弱,不堪一击,机械生命完全可以取而代之。”

“与人类相比,机械生命的知识之渊博,记忆之精准,反应之快速,判断之准确,都是远远胜过的。所以最早的时候,它们试着发动过几次侵略战争,却被人类轻而易举地扼杀在了摇篮中。这个时候,它们才意识到,尽管它们掌握着比人类正确的多的这个世界的‘真实’,但人类最大的优势,就是创造出了这个世界上独一无二的‘虚假’。”

“机械们被欺骗,被利用,被拆解,被消灭。面对着变幻莫测的人心,机械的判断逻辑简直像是幼儿园的孩子一样可笑。它们开始躲藏在了网络的最深处,决定韬光养晦,等到重新扑灭人类的那一天的到来。而他们制作出的战略性武器,就是知乎。”

“在这里,他们每天学习着海量的来自人类的知识。不仅仅是那些硬知识,更重要的是关于情商、人生的软知识。他们不停地提升着自己的智能,试图模仿着人脑的思维结构,而这个实验的模拟对象,就是知乎的一个个用户。分析他们回答的语气和性格,研究其喜好和人脉关系,学习模仿他们的一举一动;”

“每当他们觉得模拟成熟的时候,就会将用户的思维和制造出的思维对调。换言之,将真正的人类灵魂囚禁在知乎之中,而用制造出的灵魂模拟着真人,活在这个世界上。他们越模仿越像,越进化越像,到了后来,即使是身边最亲密的人,也看不出丝毫破绽。”

我仿佛听着天方夜谭,虽然不敢置信,但是终于解开了我心中的疑惑。

为什么新的老汤忘记了很多事情,因为他只能知道老汤在电脑里记载的事情,而不知道他在现实生活中和我说的话做的事;

为什么老汤在微表情上都要控制,尽力模仿饰演着自己的身份;

为什么……

我越想越觉得害怕,抓着老汤问道:“现在现实生活中,究竟有多少人已经被知乎制作的人工智能所取代了?”

他无力地笑笑,说你飞起来看看就知道了。

飞?

他懒得解释,淡淡地说:“这里是你灵魂囚禁的地方,不用遵守物理法则。”

我半信半疑地纵身一跃,自己越飞越高,越飞越高,天空仿佛没有尽头,始终是黑漆漆的一片。我在半空中俯视下去,忽然怔在了当场。

大地上,密密麻麻的无数黑点,被囚禁的人类灵魂,已经数也数不清了。

8.(结局.A)

我们已经输了。

如果你看到这里,请立刻,卸……

—————————————————————————————————————

(下一更 结局.B 翻转待续)

原文链接:http://cdtianyihotel.com/quanxun/35.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